如今就業難招聘也難-兩難局面應如何破解!
作者:admin 日期:2013-06-20 瀏覽

據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數據,2013年全國將有699萬名高校畢業生,是建國以來大學畢業生人數最多的一年。699萬高校畢業生需要就業的消息,給2013年打上了“史上最難就業年”的標簽。

一、全面分析2013應屆畢業生就業難:錯位的就業市場

中國職場正進入劉易斯區間,意味著職位供求在總量上趨于平衡。但“招聘難”與“就業難”的局面卻愈演愈烈,整個中國的人才招聘市場出現了斷層,需求和供給出現了嚴重錯位的局面。

錯位一:產業結構與人才結構出現整體性錯位。

1、人才市場出現“紡錘型”結構錯位。

隨著產業升級和社會轉型加劇,市場對人才結構的需求發生明顯變化,直接導致人才市場出現“紡錘形”結構性失衡。即中高級管理人才和專業人才供不應求,藍領技工和服務人員供不應求,但人才市場供給上顯然大學生和普通白領出現“假象過剩”。

2、第三產業急速發展,服務性人才需求量上漲。

有數據源顯示,2013年第三產業的職位量占比遠遠高于第一產業和第二產業。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第三產業發展迅速,從而導致市場對第三產業人才的需求急劇擴張。

錯位二、大學生就業市場,供需雙方出現意愿性錯位。

1、畢業生依然扎堆在一二線城市,三線城市職位乏人問津。

一線城市的就業機會多于二三線城市。雖然職位量較大,但比起求職者的傾慕仍顯得有些“狼多肉少”,一線城市的職位競爭激烈程度不言而喻。相比較而言,由于少有人問津,三線城市的職位競爭顯得格外冷清。

城市化進程的加快,一線城市的人才供給仍是“蜂窩式”的不可緩解。雖然“逃離北上廣”一度成為求職者的流行口號,但似乎對于應屆生來講,“闖一闖”的心態仍然存在。顯然,三四線城市的“發展空間極大”并不能成為吸引應屆生關注的點。

2、都想嫁給“高富帥”,小企業門可羅雀。

從某網站整體數據上來看,規模在20-99人以及20人以下的小型企業的整體職位量占到了43%。然而,因為不受應屆生的青睞導致競爭比相對不高。20人以下規模企業21人競爭一個崗位,相比于最高73人競爭一個崗位,落差極大。

隨著新興產業的出現,誕生了很多微型企業(20人以下),比如創意策劃公司、微博傳播運營公司、工作室等創業公司團隊出現在人才市場上。這類企業其實薪水優勢并不弱(20人以下規模企業平均薪酬達5675元),平均薪酬僅次于500-999人規模的大企業。但這類小企業由于不夠知名而很難引起應屆生的興趣,加之大學生缺乏實踐以及對未來職業規劃的迷茫,導致他們不敢嘗試和顧慮重重。

3、大學生偏愛“皇糧”,民企盡管工資不低,仍難受青睞。

民營企業整體招聘量較大,但整體競爭比卻最低。受規模、知名度等影響,應屆生對于“皇糧”的熱衷程度依舊居高不下。而民營企業的急速擴張導致對人才的需求量也在不斷上漲。但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民營企業不得不期望通過提升工資水平去吸引更多人才的關注。

應對招聘難,民營企業不得不提升崗位工資,但盡管薪水相比國企外企已經不低,仍然難受大學生青睞。

4、服務類職位需求旺盛,但大學生盲目擇業導致供需缺口較大。

競爭激烈程度較強的崗位中,專業對口要求高的崗位為財務、銀行、IT/技術,說明財務、銀行和IT/技術的相關專業供需出現飽和。人力資源、采購貿易、行政對專業對口要求較低,但因為比較受大學生歡迎,導致這些崗位的競爭也比較激烈。

但是,銷售類崗位需求較大,但職位競爭指數相對較低,證明大學生對銷售類崗位興趣較低。因此,“就業難”在一方面可以解釋為“擇業難”,很多應屆生對于崗位比較挑剔,不能正視自己期望以外的職位。

單從銷售職位占比高但競爭比較低情況上看,源于很多應屆生對于銷售崗位的誤解,而使得該崗位的被關注度不大,而管中窺豹,也說明目前大學期間的就業指導以及所謂的實習項目并未能讓大學生更多的了解到職位信息。

有數據顯示,應屆生期望薪酬近90%集中在4000元以下,而提供這部分薪水的職位并不多。社會提供的應屆生職位的薪酬超過半數在4000元以上。企業愿意提供更高的薪水招募優秀的應屆生人才,但應屆生顯然被多年的就業難狀況影響而不敢投遞薪資過高的崗位。

錯位三、互聯網環境下成長的90后:夢想與現實之間的錯位。

1、90后畢業生獨立價值觀背后的心理落差。

中國式的“應屆生”在畢業前和獨立、生存乃至職場、工作接觸得非常有限,因為對就業環境以及職業規劃的不明了,當他們準備進入社會,努力的搜索工作、投遞簡歷時,發現期望值和現實存在巨大的落差,這也導致應屆畢業生最終的簽約率低、毀約率高。

同時,90后成長在信息大爆炸的時代,有著自由、獨立的價值觀,其中包括對工作的認知和期待。他們對于好工作有了新的標準和闡釋,而這與起點較低的職場工作有些相悖,比如實習階段的打雜,當現實和期望存在巨大落差時,新一代的畢業生往往選擇了頻繁跳槽,甚至裸辭,這也給企業無形帶來更大壓力。

2、隨著畢業時間臨近,90后的應屆生求職意愿卻降低。

有數據顯示,2013年4月份起,雖然已快臨近畢業時間點,但應屆生的求職意愿反而在降低。

畢業求職季從每年的9月份就開始了,大部分企業會集中通過網絡招聘與校園宣講會結合的方式進行校園招聘,因此在網絡招聘整體投遞行為上會有小幅上漲但并不明顯。進入2013年3月份,名企的校園招聘基本結束,大量中小企業開始通過網絡進行招聘,同時研究生考試結果公布和公務員考試結果公布后一大撥應屆畢業生進入人才市場,這時產生了一個小高潮。但從畢業生投遞行為上來看,三月份以后,雖然簽約率不高,但是總的求職意愿降低,應屆生投遞量下降。

錯位四、經濟疲軟帶來更多急功近利,企業更愿意使用有經驗人士。

市場競爭日趨激烈,企業為了生存發展在人力取向上更利益化。企業更愿意招募能在工作上獨當一面的“老鳥”,而作為職場“菜鳥”的應屆畢業生,更多企業不愿意投入人力、財力去培養,能提供漫長的實習崗位已屬難得。

同時,社會的價值觀也在改變,求職者對“好工作”有了新的定義,企業還需考慮薪資外更多的因素,可謂招人才難,留住好的人才更難。

二、2013:七位一體共度大學生就業難關

當下的“就業難”是我國社會轉型下的矛盾體現。“難”不是單純的職位供需失衡,而是就業的質量,這是一個長期性的社會問題。深層次的“就業難”矛盾更需積極化解,不然將成為社會轉型的一大桎梏。從今年緊迫的就業形勢來看需要政府積極引導、人力資源服務商搭建平臺、企業配合,發揮人企對接的紐帶作用,履行應盡的社會責任。

1、企業:劉易斯拐點出現,未來將會面臨人才短缺局面,企業更應盡早“慧眼儲才”。

人才是企業發展的源動力,但是優秀人才永遠有限,招人會越來越難,與其苦等抱怨,不如自己培養新人。只有高薪厚祿已經不能吸引優秀人才,企業可以通過建立和傳播雇主品牌,來招募最優秀的人才。互聯網時代,充分利用網絡招聘渠道進行招聘和傳播,覆蓋更多的人才。

2、畢業生:在錯位的就業市場,大學生應積極尋找“錯位機遇”。

腳踏實地,畢業前得多積累實習經驗,適應職場,盡早考慮職業規劃。往年有48.4%的應屆畢業生是通過實習找到工作的。放正心態,把畢業后的第一年作為繼續學習的兩個學期,找到自己的定位。“錯位”中找機會,二三線城市、中小型企業、跨行都會有發展空間。是人才,在任何地方都有機會“閃光”。

3、高校:將大學生職業技能培訓落在實處。

高校可以與更多的企業建立合作,為大學生提供更多的實習機會。借助招聘網站及企業力量,給大學生提供實戰性的求職指導和實用性的職業規劃課程。參考就業市場需求的變化,為企業和市場輸送更為適合和對口的大學生。引導學生的就業觀念,幫助大學生盡早了解不同工作的真實情況,扭轉大學生對于某些崗位的刻板印象。如銷售類崗位數量眾多,但不受大學生青睞;民企有更大的發展空間,但大學生更傾向于追隨國企、大公司。

4、招聘平臺:促進更多企業通過網絡提供大學生崗位,完善求職招聘服務。

目前網絡已是大學生找工作的主要渠道,招聘平臺應積極推動企業通過網絡平臺進行校園招聘,提供更多的大學生職位。基于對招聘方和求職方雙方的深入了解,為企業和大學生提供關于對方需求的洞察,幫助大學生找到更好的工作,企業招到更好的人才。積極推動企業通過完善雇主品牌建設吸引優秀人才,幫助大學生發現中國好雇主。完善招聘平臺的產品、功能和服務,為企業和大學生提供更加可靠、便捷、有效的使用體驗。

5、媒體:呼吁社會關注,倡導正向聲音。

呼吁社會各界,特別是企業對“最難就業季”給予關注和支持,幫助更多的大學生完成就業。客觀解讀剖析大學生就業難之根本,引導社會找到解決大學生就業難問題的出路。媒體應發揮輿論導向的作用,引導企業的用人觀,促進企業育才儲才觀念的樹立。

6、政府:適當政策傾斜,推動供需平衡。

從政策層面,推動高校建立更加符合市場需求的人才培養制度。對吸收大量大學生就業的企業給予適當的政策支持,鼓勵企業增加大學生崗位。中小企業創造了絕大部分的就業崗位,政府對中小企業的發展應給予更多的支持,通過中小企業的發展帶動就業崗位的提升,減少大學生就業壓力。

7、家庭:行動上放手,情感上支持。

新生代大學生的求職觀與父輩已經截然不同。在指導和幫助之余,對于大學生的求職行為不應過多干涉,放手讓孩子去面對現實,為自己的夢想去打拼。對于求職期的大學生,給予堅定的情感支持,少攀比少施壓,多支持多鼓勵,聆聽新生代的想法遠比橫加干涉更加有力。

三、大學生就業難不會止步于今年,市場問題交給市場來解決

今年699萬畢業生,很難!明年也不會容易!

大學生就業的整體市場化程度較低,應屆大學生就業在中國被賦予了太多色彩。那些看似“機會”的機會反而成了大學生就業的牽絆,比如戶口、父母背景、關系熟人、深造機會等等影響了大學生對就業機會的判斷。

同時,整個社會為大學生塑造了“優越”的心理地位,在今年的情況下,或許我們可以攜全社會之力共同搭臺解決大學生就業難問題。但大學生就業難不會止步于今年,而僅僅依靠政府調控和社會呼吁是難以根本解決的。錯位的大學生就業市場就是殘酷的真實市場供需情況,市場問題還是應該交給市場來解決。但大學生人才市場化才能解決問題之根本,陣痛在所難免,但長期來看必需形成人才市場健康的競爭機制。

篮球让分胜负怎么算